《银翼杀手2049》创造了今年银幕“最美”视觉

曲目:《银翼杀手2049》创造了今年银幕“最美”视觉
NJ:
时间:2018/07/26
发行:



【导读】   视觉元素5  自然打光  《银翼杀手2049》是导演丹尼斯·维伦纽瓦和摄影指导罗杰·狄金斯的第三次合作,目前狄金斯已经拿到了13次奥斯卡提名——从未获奖,很多人都表示,《银翼杀手2049》应该能让狄金斯终于赢得一座奥斯卡最佳摄影奖。

10月27日内地正式公映的《银翼杀手2049》上映4天来,票房仅过5000万,是今年票房表现相当失败的引进大片。而且观众与影评人的口碑形成了鲜明的对比,猫眼观众评分仅有6.9分,而专业评审则高达8.7分,影评人被影片庄严唯美的视觉效果、深邃动人的哲学思考所感动,但普通观众则被影片近三小时的片长、缓慢而晦涩的故事内容所打败。

这样的表现和1982年《银翼杀手》首部的遭遇如出一辙,当年令观众昏昏欲睡的电影,被35年的岁月酿成了经典,换个导演拍摄的最新续集,在新世纪里同样让观众昏昏睡去。阳春白雪再伟大,终归只能属于少数人,而不属于老百姓。

无论普通观众对162分钟的影片感到多么煎熬,但依然不能否认,导演丹尼斯·维伦纽瓦与摄影师罗杰·狄金斯等幕后团队一起,创造了2017年最具科幻质感、最有美学底蕴,也是最有科幻创意的电影镜头,即使你不喜欢这部影片,但在这样美丽壮观的画面中睡去,也算值回票价。

追溯 《银翼杀手》改变科幻电影

电影永远都是靠视觉改变世界的。通过《银翼杀手》,雷德利·斯科特创造了一个“未来已旧”的科幻世界,从此改变了科幻电影。当然,影片中关于仿生人的伦理讨论也是在影史立碑的经典级别。这之后,探讨人工智能、复制人、类人生命体的影视、文学作品也不少,但《银翼杀手》独此一份。它被模仿过无数遍,却永远不可复制。

导演丹尼斯·维伦纽瓦自己都说接下这种级别的标志性项目之前,他也有过犹豫:“那种感觉不是紧张,是深入骨髓的恐惧。当我听说雷德利·斯科特打算拍续集的时候,我的反应很矛盾,特别期待,又很担心会搞砸。毕竟我也是第一部的死忠粉,正是这部电影点燃了我对电影院、电影行业的热情。”

吉尔莫·德尔·托罗在解释为什么这部1982年的科幻片是他的个人最爱时说:“第一次看完《银翼杀手》之后,我看待世界的方式就完全变了。”这个长得像龙猫的幻想系导演后来创作出了《环太平洋》,片中在香港取景的人类城市显然受到了《银翼杀手》的影响。

视觉元素1

赛博朋克

赛博朋克有三大母题:赛博空间、人工智能和乌托邦。《银翼杀手》在后两者上都颇有建树,开拓了想象的边界,改变了近未来世界的模样,也改变了许多科幻创作者看待世界的视角。深受雷德利·斯科特镜头中赛博朋克元素影响的科幻作家威廉·吉布森后来在1984年创作出了《神经漫游者》,该小说是第一部同时获得科幻文学界中的“三大荣耀”的作品——星云奖、菲利普·K·迪克纪念奖和雨果奖。

“当你在创造一部人类和改造人(赛博格)相关的电影时,你会发现自己除了回去致敬《银翼杀手》之外,没有别的选择可言。这部电影大概就是这类主题所有电影的基石吧。”这是押井守的原话,这位日本动画导演就是1995年《攻壳机动队》的创作者。

视觉体系受雷德利·斯科特影响的还有沃卓斯基姐妹(《黑客帝国》),当下最火的好莱坞导演里斯托弗·诺兰,你总能在他们镜头中近未来的幻想城市中找到类似《银翼杀手》的视觉元素:高新的科技配上脏乱的街角,肃杀冷峻的调色搭配凛冽的追杀动作戏。

★关键词:恐惧

《银翼杀手》弥漫着阴暗、潮湿且压抑的气氛,30年后的《银翼杀手2049》也并未见好转。来自加拿大蒙特利尔的导演将自己对家乡气候的恐惧注入了片中:“加拿大有时候会异常寒冷,因此续作中没有了第一部连绵不断的降雨,取而代之的是冰雪和泥泞。”雷德利·斯科特对此评价评论道:“风格至关重要,丹尼斯像第一部中我们所完成的一样,做得非常成功。”

视觉元素2

未来已旧

在《银翼杀手》的近未来里,有着类似当代的摩天建筑、密集的居住区、理论上可实现的科技军械,而且这一切,看上去都被使用过,有一定磨损,这些视觉元素被总结为“未来已旧”。未来学家和概念艺术家西德·米德曾说:“我当时并没有打算去定义一个未来。我考虑的是周遭事物的成因,社会建筑发展成这个样子的内在逻辑是什么。由此来分析过去、现在和未来有可能实现的设计风格,然后用来定义‘未来’。”

《银翼杀手2049》的场景设计由丹尼斯·加斯纳负责,为了构想出末日后的拉斯韦加斯,维伦纽瓦和盖斯纳向席德·米德学习请教,“我们绞尽脑汁去设想2049年的拉斯韦加斯,”他说道。“关于这一方面,我又去请教了大师席德·米德,并向他解释了我的难题,然后他就给了我这些非常美丽的拉斯韦加斯画面,完全超乎想象。”

★关键词:回旋车

点击查看原文:《银翼杀手2049》创造了今年银幕“最美”视觉


要闻